生命不息,战斗不止!
是休学儿童。
NTR爱好协会会长。
文章有错误(不管是逻辑还是啥)请务必指出!
发评论说感受我们就是一辈子的朋友!

[Pascal生贺]美人如玉剑如虹

*是给学霸Pascal的生贺!
*女装大佬Cal预警!
*我知道按设定里的身份来讲不能穿湘妃色的袄和深绿色的马面裙,但是这套真的很好看!就当是架空吧!
*不要问我Oscar怎么写成小篆!
*公瑾真好看!

1.
今夜月很美。
Pascal又为自己倒了一杯酒。
酒是美酒,是京城里最出名的酒。但Pascal并不怎么醉,他只是倒一杯给自己,一杯给少年。
少年也不推辞,倒一杯饮一杯,脸上完全没有勉强之色,反而笑嘻嘻地举杯致意:“我们是初见吧?”话问的很俗,也很无趣。
Pascal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少年别的刀。也是很俗,很无趣的金刀。
但是Pascal说:“下次再给你跳一支舞罢,我要回去了。”Pascal心里明白眼前这位是丞相之子,但既然对方揣着明白装糊涂,他便也乐得如此。
少年沉了脸,说:“难道您不能赏我一个面子吗?”
Pascal抬眼看他,这时Pascal的风采才完完整整地展现出来,眼中如有明月皎皎。他一饮而尽杯中的酒,慢慢地讲:“今天很晚了,我困了。”一边说,一边把玉杯“喀”地放在桌上,“你的刀很好,但是我只会跳一支剑舞。”
少年笑了:“那您下次便以刀为剑,舞一回罢。我这刀可是专请人打的好刀,全京城仅此一把。”
Pascal点点头,算是应了。于是他转过屏风,回房去了。

2.
酒是好物,然而借酒消愁的人,在这样一个明亮的夜晚,是睡不着的,正如他心中的愁绪一般,是永久地不可止的。
于是Pascal换了一件湘妃色的袄衣,一条深绿马面裙,外披一件披风,才向外头走去。
今晚风很大,也很急。Pascal逆着风走了很久,才走到路的尽头。
路的尽头,是一片很大的湖。湖面波光粼粼,靠岸的地方停了一只小舟。Pascal上了船,挂起披风,取火折子点了灯,独自将船划到了湖心。
这似乎就将成为一个孤独的夜晚,一人一舟,甚至于连月亮也是孤独地亮着。Pascal打开船上早已放好的酒,饮了一杯。
Pascal酒量很好,若是旁人见了他这般海量地饮,又不上脸,定以为是饮白水了。然而酒毕竟是酒,是不能当白水饮的。

3.
“好香!”突的船头有人朗声道,“兄台能否请我饮上两杯?”
Pascal听到这声,先是一愣,继而大笑道:“兄台既来了,怎又假惺惺地问我?”
门帘处闪进来一位男子,虽貌不惊人,却生得目若朗星,又是极敦实的,因此就显得很威严。但身后偏少了一片敦实的影子。他进来后,轻轻地赞了一声:“这是我二十年前酿的那几坛罢。不是美酒,然而少年意气风发,如今难以再现了。”
Pascal取了一只玉杯给少年,问:“阁下莫不是Oscar?”
Oscar说:“正是。”
Pascal心里一阵狂喜,然而面上不显。他只是笑一笑说:“我是后周大将Pascal。”
Oscar也一愣,随即一叹。他心里清楚后周已是亡了,但他仍是很快乐的,于是他说:“明月当空,良友在侧,岂能不饮美酒?你且划到湖岸去,取两坛我酿的美酒来。只是……”
“只是什么?”
“只是那两坛美酒是我平生最得意之作,可惜是毒酒,所以唤‘笑百步’。”
Pascal笑得更大声了:“既是取美酒与良友对饮,又有何妨?”
于是Pascal依言在湖岸榕树下挖了两坛酒。酒尚封着,已有极浓烈的酒香。酒坛上以小篆写了“Oscar”几字。
于是今夜是一个明亮而有酒香的夜晚了。Pascal挽起袖子,给Oscar与自己各倒了一杯。
Oscar见Pascal臂上有一道刀伤,便停杯问道:“此伤是何缘故?”
Pascal讲:“不过是幼时被一山贼持金刀所伤。”酒是他从未饮过的美酒,他一咂嘴,又倒了一杯,“那你是如何死的?”
“兄弟好眼力,竟看得出我已不是生人了。”Oscar亦一咂嘴,“当年我酿了这两坛酒,心里是无比快活,还未尝上一口便坠入这湖中了。”Oscar所坐之地处,已是有浅浅一摊酒液,竟是生前生后俱未饮上一口。
他们这样喝了几碗后,Pascal终于还是醉了,他提剑站起,说:“我幼时习了一支剑舞,传言是昔日周公瑾所创。今日以舞来助兴罢。”说罢,已是一招。
丈夫处世兮,立功名。
立功名兮,慰平生。
舱内位置狭窄,于是他立在船头上,背对着Oscar跳。Oscar只见得到他深绿色的马面裙,像一枝荷叶一样。
慰平生兮,吾将醉。
Pascal轻轻地转过来,但是垂着眼没看他。Oscar亦是垂着眼,倒了一杯酒。
吾将醉兮,发狂吟。
Pascal大笑一声,剑刺出处,竟已刺破厚厚的酒坛。哗啦一下,酒撒一地。这时候,Oscar才看出他仍是那个神采飞扬的大将,是边疆最烈的一团火。
Oscar这才和Pascal一同大笑起来。
“见此舞,当浮三大白。”Oscar叹息一声,身影渐渐模糊起来,“天亮了。”
Pascal摇摇晃晃地抱着另一坛酒,道:“是啊,天亮了。”
“兄弟以为,当今丞相如何?”
Pascal喝尽坛中最后一点酒,点头道:“天下太平,很好。”
于是Pascal抱着坛子,直直往湖中坠去,是深秋最后一枝未谢的荷。

4.
后来坊间传闻,京城名妓Pascal因得了一坛Oscar所酿之酒,无比快活,以至不幸坠湖。待得人寻到他时,衣裳俱已肮脏不已了,只有一张脸仍是那样好看。
刀是永久不变的太阳一般的金黄,而美人总是不能永久地像玉一样不沾尘埃。

END

[为了让以后的自己翻黑历史的时候能看懂,解释一下大概剧情。]
Pascal的设定是亡国的将军一类的,年轻的时候想着复国混到楼里当了个女装大佬,后来觉得统治者是谁已经不重要重要是百姓安乐。少时被丞相之子以金刀所伤,记得很清楚,但是后来因为复国无望和觉得丞相治理天下太平非常牛逼(?)等原因就没有报复,但是很记仇,就用“山贼”之类的词来讲他。
总之是一个很傻逼的套路故事?

评论
热度 ( 3 )

© 机长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