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命不息,战斗不止!
是休学儿童。
NTR爱好协会会长。
文章有错误(不管是逻辑还是啥)请务必指出!
发评论说感受我们就是一辈子的朋友!

Pascale

- 写文心路历程:Pascale→骚气的Pascale→穿基佬紫的骚气Pascale。
- 加几层滤镜都觉得耻,希望各位戴护目镜观看。
- 我居然还准备改成长篇(打赌输了就改)

Pascale大概是该着旗袍的,执拗地只要旗袍。旗袍颜色要格外富贵,当是很浓烈的一种个人风格。旗袍上绣些什么倒是无所谓,随它山水天地、花鸟鱼虫地变,一拧一提,就全活过来了。甚至可以什么都不绣,就空荡荡一片紫,缎子那样一晃,深深浅浅浓浓淡淡的那样纠缠上来。旗袍最好是最老式的那类,长及脚踝,露窄窄一圈脚踝,是最俗的一种欲盖弥彰。有人说,旗袍该是要身量苗条的,我不大以为然。Pascale许是天生丰腴,是唐代仕女的模样——然而这又怎样呢?我倒觉得丰腴也许更有趣些,更有些柔若无骨的娇憨。仿古若是再细一些,就该有松松垮垮的云鬓了,云鬓是最端庄的一份曼丽。
丑人归根结底就一个丑字,美人却该各有各的好看。Pascale大概是最惊艳的一种美。有星眸竹腰,也有螓首蛾眉。她似乎什么美的词语都沾上一点,也只是一点,我慎重地挑而又挑,奈何只是腹里空空。同样是一双眼睛两片唇,然而我却清清楚楚地知道:那不一样的。
那不一样的。
Pascale是镜中花,是水中月,更是忍字头上吊的一把尖刀。她于某个暗无天日的地方绕出来,随时随地都可能从身上提出一把枪结束你的性命。然后再把枪仔仔细细地裹在心脏前,仔仔细细地连同那一枚颈上痣也收拾住。她又回到那个Pascale了,撑着一把油纸伞袅袅婷婷地走了,整个人蒙在旗袍下,晃晃荡荡,左右看不真切。

评论
热度 ( 3 )
  1. 程藤绪机长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存档6号。

© 机长 | Powered by LOFTER